沈明志:家乡的美

作者:admin 来源:未知 点击数: 发布时间:2019年05月29日

  原题目:沈明志:家乡的美

  家乡的美,令人神往。家乡的美,美在心里,美得遥远。

  退休后不断闲赋在家。本年有幸受家乡地方官的邀请,先后回抵家乡府谷的木瓜、大昌汗、哈镇以及县直相关部分作演讲,趁便深切到农村走亲访友。比来又因埋葬本人的小学教员回到本人的出生地王家墩沈家峁村小住数日,除深刻感遭到家乡翻天覆地的变化外,也深切领受了家乡那种特有的美。

  家乡的美,美在声音里。家乡的声音是天籁,是地盘与生灵的伴奏,是风雨与雷电的和弦,是小溪与小鸟的合唱,是人与天然的交响。

  家乡的夜晚,大地洗澡着温和的、雪白色的月光静静地睡着了。万籁和蓝天融在一块儿,沉沉地睡去了。

  天空仿佛越来越低地朝大地俯下来,仿佛想听清晰儿童梦中的喃喃梦话。人们都在熟睡中,静享着劳顿后的清福,突然间鸡窝里的公鸡,扑扑楞楞,抖抖精力,一声长鸣,声音高亢而洪亮,划破了夜空,随后一鸡高歌,群鸡唱和,新的一天起头了。

  地盘醒了,鸟儿醒了,家禽家蓄都醒了。燕子在屋檐下的小巢里呢喃,喜鹊在窗前柳枝上喳喳叫着,鸟儿在树丛中鸣啭。开初,歌声分发着动听的、喜气洋洋的欢欣,犹如珍珠跌落玻璃琴键,在空气中弹出温和的颤音。随后,一声委婉的啼鸣升将起来,极其轻巧,摇摆不停,仿佛是为了展现勇气、表白力量,为了向一名目生的敌手发出挑战。最初,歌声转化为哀歌,无精打采地展开,犹如一声感喟,显得缓和;犹如一声嗟叹,显得薄弱虚弱,传达了一名孤单的情人的忧愁,一种苦楚的希望,一种枉然的等候。这三种腔调的旋律,渗入着一种揣摩不透的感情,仿佛是由芦苇制造的纤细的长笛或牧童的风笛抒发出的声音温柔变奏,五回或六回反复企求。

  圈里的母猪、猪仔哼哼唧唧地叫喊,声音或低落而浑朴,或尖利而清亮;天性憨厚的老牛,俯首食槽,一边品味草料,一边哞哞叫着;羊圈里的羊子也睡意惺忪地插手合唱的队列;厨房水管水声哗哗,农妇们择菜、洗菜、淘米、锅碗瓢盆碰撞出质感的韵律。没有乐队、没有批示,这些听上去乱七八糟的声音,以其特有的节奏把率真和本性演绎得极尽描摹。

  家乡的声音随时令而变化。当春天的脚步打破冬天的寂静,小河解冻了,溪流在岩石间边跳着舞,边哼着欢喜的歌通深流去。

  这使人不由想起遥远的儿时在黄河岸边听那船夫们激动慷慨热切的、风起云涌的号子声,它表示的是绷紧的心弦,几乎要断裂的筋肉和人类降服无情天然力时的顽强精力,它是魂灵在无尽悲戚中和着喜乐节拍的呐喊。

  而今鸟儿将巢何在繁花嫩叶傍边,欢快起来了,呼朋引伴地矫饰洪亮歌喉,唱出委婉的曲子,歌者把本人的沉醉倾泻于充溢着激情和温柔、低回和宏亮、轻俏和繁重的一直多姿多彩的旋律中。这旋律时而被柔弱的嗟叹或悲戚的哀告,奔放的感动或高音的呼唤所打断,以令人惊讶的频频变化,慢慢化为愈来愈急促的音符,在颤动歌声的翱翔中闪灼,在清晰曼妙的歌吟中振荡,在非常斗胆地回环中奔突,忽而跌落,忽而拔高,跟清风流水应和着,变成流动的韵律。这是家村夫民的心境和情感,是一种天然协调的天籁美。

  炎热的夏季,布谷鸟在树林里声嘶力竭地叫嚷,令人难忍,又觉亲热。薄暮村旁小沟蛙声一片,歇斯底里,既嘈杂又热闹。进入汛期,赶上天公发威,电闪雷鸣,风雨交加,乌云黑漆漆地向地面直压下来,洪水在愤慨中呼叫,与暴风竞吼,一边高歌,一边冲向高空去驱逐那雷声。傲慢的、顽强的大榆树在怒吼的洪水中,也发出霹雷呼叫,充满着对暴风雨的愤慨和抵当。在这呼叫中,乌云听出了愤慨的力量、热情的火焰和胜利的决心,渐次远去,而大榆树像胜利的先觉还在叫嚷:“让暴风雨来得更狠恶些吧!”这是家村夫民的风致和精力,是一种惊心动魄的壮阔美。

  秋风起时,糜谷摇头曳脑彼此请安,发出淅淅沥沥的欢喜声音,玉米、高粱,肩并肩,叶连叶,互相庆祝,奏出咝咝唰唰的热闹音符。这是家村夫民的一种心得和收成,是一种丰收在望的宛转美。冬天到临,北风嗖嗖地狂吼着,把乡亲们驱赶到屋内的火炕上,欢歌笑语、交杯换盏,大珠小珠落玉盘,歌声琴声欢笑声。这是家村夫民的一种糊口和享受,是一种万家灯火的朴实美。一年四时,家乡的声音,时而委婉舒缓,时而细腻轻巧,时而强烈热闹奔放,时而壮阔粗犷,汇成弘大音乐叙事的前奏、飞腾和尾声。

  家乡的声音很微妙,你想听时,她没了;你不想听时,她又来了。路边花卉舒展根须的声音,地里种苗啄壳破土的声音,房前小树发芽染绿的声音,井边杨柳落英花絮的声音以及邻里小两口夜里对话的声音,似有似无、若隐若现。一马平川的郊野,玉米拔节、高粱灌浆、谷子抽穗、糜子露头,尾音连着首音,对唱回应着对唱。这些声音,要存心倾听、存心感应,才能得其奇妙和真理。

  家乡的声音是多元的,每个音符都那样温润。老乡的笑声在充满收成的谷场上,孩子们的笑声在炖熟羊肉的热炕上,上年纪的白叟,抚着这合座子孙合不拢嘴,看着满圈牛羊乐不开支。村口吱吱呀呀的石碾子,把媳妇的笑声越碾越长。农妇们拉着风箱,家乡升起缭绕的炊烟,和亲戚老友端起酒杯,推杯换盏的声音伴着月光,伴着温暖,伴着平和,从第一交响曲伴奏到第九交响曲。家乡的声音,沉醉了几多尘凡中的人。

  家乡的美,美在味道里。家乡的味道是庄稼的清香,是瓜果熟透的甜美,是农家米酒的醇厚,是炖羊肉、炒猪肉的飘香,是五味俱全的绵长。

  家乡,没有长龙似蛇的车队排出的尾气,没有浓烟滚滚的工场释放的废气,没有极重繁重的雾霾带来的闷气,没有摩肩接踵的人群挤出的浊气,没有推积成山的垃圾分发的臭气,没有邻接而居却形同陌路的寒气。

  家乡的味道在山沟里,在坡坬里。宋代诗人罗大经在《鹤林玉露》中载某尼悟道诗:“尽日寻春不见春,草鞋踏遍陇头云。归来笑拈梅花嗅,春在枝头已十分。”简直,当你还未感遭到春的味道时,家乡山坡间树木的花香已向你报来春味。桃花杏花海红花,梨花李花苹果花,红的像火,粉的像霞,白的像雪……花自开放香自来,一门心思几处花香。仿佛偎红倚翠、温香在抱之情调。春的芳菲扑鼻而来,清清的、淡淡的,仿佛把五脏六腑都渗透了,你会不由自主地长吸一口,恨不得把这股清香装在肚子里储存起来。

  这时什么懊恼,什么忧虑,早已飞到九霄云外。追逐花季的养蜂人当然不会放过如许的机遇,蜂箱里飘出甜甜的味道,与花卉的清香彼此交融,清香中裹着一丝甜美。

  初夏时节,菜园里挤满了黄瓜、菠菜、水萝卜……四处充满了味道的引诱。盛夏,瓜地里遍地圆溜溜的西瓜、甜瓜、哈密瓜,随便摘一个咬一口,满身顿感清冷惬意。

  秋是成熟的季候,五谷杂粮味道,各类生果的味道,让你闻味生津。冬天的味道更出格,家村夫采撷完大地上的果实,好像精力采撷恋爱在我们心中播下的忠实的种子所结出的幸福之果。他们用郊野里产物装满库房,好像糊口充分了我们豪情的谷仓。他们将收成的粮食、瓜果榨成汁装进酒坛、醋坛、酱坛里,恰似把世世代代的聪慧和哲理珍藏在心窝里。即便粮食消亡,亦可芳泽人世,搞得满房子浓香四溢,动人肺腑。

  家乡的味道在酒窖里。家乡没出名家大师,但不乏能工巧匠,他们用本人收成的粮食,本人制造的器具,本人酿制的酒曲,本人试探的工艺,本人酿酒本人喝,喝得津津有味,喝得酣畅淋漓。最出名是 “马连大曲”,六十多度,性烈刺激。走进农家小院,把酒缸打开,登时飘出满院酒香,家乡的汉子体健力壮,听说就是用烈酒滋养的。

  家乡的味道在餐桌上。家乡的餐桌不像城里的那样讲究,没有那样富丽的粉饰,没有那样精美的餐具,没有那样繁杂的佐料,没有那样花哨的品相。家乡用简略单纯灶台,用粗瓷大碗,用自家食材,用口口相传的制造体例,烧出的饭菜味道令高档餐厅也另眼相看。

  每道菜有每道菜的味道,每个家庭有每个家庭的味道,不像流水线上下来的千菜一味。原汁原味,味道鲜美,烹炸煎炒,浓香四溢,家乡味道是一种传承,终身回忆。无论你走到哪里,都无法健忘家乡的味道。

  家乡的味道在风俗风气里,家村夫天性憨厚、旧道热肠,常日里有了新颖工具或好吃的,本人宁可少吃一口,也要送给左邻右舍尝一尝,谁家碰到红白喜事或修窑盖房,不消招待,都来帮手。

  家乡的好客是出了大名的,五十多人齐聚新民桃峁张春文家,搞得一家人忙的团团转,脸上却挂满了喜悦。家乡的大门都是敞开的,不消担忧工具丢了,逢年过节一个村庄像一个大师庭,凑在一路,吃完店主吃西家,大碗喝酒,大口吃肉,其乐融融,其情浓浓。

  家乡的味道,是上苍赐赉的,也是老乡酿造的,家乡的味道,愈品愈浓,历久弥香。

  家乡的美,美在色彩上,家乡的色彩是生命的底色,是活着的画作典范,是花团锦簇的调集,是浸湿心灵的鸡汤。

  家乡的色彩是有生命的,人们对色彩的认识,源于对家乡的解读。有了家乡,才有色彩的概念。家乡的色彩,不是人工和谐,而是浑然天成。不是画在宣纸上,挂在墙壁上,刻在木板上,印在图书里,而是生在大地上,长在大地上,艳在大地上。春得明丽鲜艳,夏的茂密浓深,秋的古色苍茏,冬的枯槁凋谢,全数写在大地上,无论在空间呈现什么颜色,红的花、绿的树、青的草、黄的瓜,都能在地盘上找到它的根脉。

  正由于如斯,它不会由于风吹日晒而褪色。即便小草被焚烧,来年春风吹又生。即便树木遭砍伐,但树根犹在,生命犹在,不久还会长出新树。

  家乡的色彩是有灵性的。家乡的色彩与人心相通,与人们喜怒哀乐紧紧连在一路。春天来了,大天然便会用奇树异草,青翠的苜蓿,细嫩的绿茵,把家乡满目败落的气象掩盖起来,看着大天然一年一度细心服装家乡描述枯槁、恹恹待死的骨骼,实在让人打动。

  炎天到了,西瓜、甜瓜一路长,催开人们的笑脸。

  秋天近了,五颜六色的粮食生果,送给人们丰收的喜悦。城里的秋,只能感应一点点,来得清,来得静,来得悲惨,秋的味、秋的色、秋的意境与姿势,总看不饱,尝不透,赏玩不到十足。而家乡的秋,来得完全、来得深刻,让人饱尝秋味秋色。

  冬天迫近,白雪皑皑,天然想到:“晚来天欲雪,能饮一杯无?” 天然是家乡的雪景。“ 寒沙梅影路,微雪酒香村。”则雪月梅的冬宵三友汇合在一道,在调戏酒姑娘了。“柴门闻犬吠,风雪夜归人。”是家乡雪夜,更深人静后的景观。“前树深雪里,昨夜一枝开。”又到了第二天晚上,村童演讲雪景来了。诗人的诗句也许不尽是在家乡所写;而作这几句诗的诗人,也许不是我的老乡,但借这几句诗句来描写家乡的雪景,岂不开门见山,比我这愚劣拙笔所写的散文更斑斓得多?我们凡是认为,佳构是不多的。恰好相反,我们处在佳构的包抄之中。

  我们往往不克不及一会儿发觉,它是如何照亮了我们的糊口,世世代代如何不竭地放出光线,使我们发生高尚的志向,给我们打开最伟大的宝库——我们的家乡。

  家乡的色彩是有动感的。正如太阳每天都是新的,晴空的高爽,日光的弥漫,诱惑着使你感受抵家乡的太阳太新颖了。其实家乡的色彩同样每天都是新的,以至一天之内也会变化多姿。

  家乡上空的七彩云霞在流动着,流动中不竭幻化着姿势,变换着颜色,让你看得出神,看得出神。家乡的小河道动着,清清的河水上面,漂浮着青草、树叶和花瓣,慢慢地留着,仿佛慢慢展开一幅山川长卷,让你看的如痴如醉。空中的轻风在流动着,风中舞动着红花绿叶,让你想到天女散花的纯洁和文雅。

  在画家眼里,家乡的色彩是难以企及的高度;在作家眼里,家乡的色彩令所有言语变得惨白;在诗人眼里,家乡的色彩是写在大地上最空灵,最浪漫的诗作。这时你会感觉,这一切就是家乡的一篇佳构,是家乡送给你的一件延年益寿的礼品。它使你想到,家乡的糊口充满了诗情画意。

  家乡的美,美在气质上。家乡的气质是汗青的积淀,是率真随性的洒脱,是恬静平安的内敛,是不趋功利的淡定。

  数日的家乡寻觅,一种奥秘的感受不断环绕在脑际,是什么使我对家乡如斯沉沦?气质,唯有这两个字,包含了我全数的思路。它像一张有万万个孔眼的金色大网,撒满了整个空间,也网住了我,使我的各类思路接连不断。像一群苍蝇东飞西撞,竭力想从我的脑际飞出。

  忧愁的回忆,甜美的亲情,陡然的兴奋,转眼的苦楚,酸甜苦涩,一应俱全。万般情愫,犹如山影,翩然而来,又翩然而去,只给我留下了深山的沉寂,百感千思、绵绵旧事,引领我通向魂灵深处。这就是家乡的气质。

  家乡的气质因傍水而建,多了几分灵秀。水是生命之源,先人们把有水的处所作为栖身的首选。无论东部哈镇、中部木瓜、西部大昌汗、仍是南部的王家墩,绝大大都的村庄与水为邻,以水为伴。

  即便水源比力匮乏的处所,村中村外也大都有条河,哈镇的清水川、木瓜的木瓜川、大昌汗的秃野河、王家墩的大沟河,河水哗哗,溪流不竭。河把村庄毗连起来,水把村庄洗得清净敞亮,把人心洗得明亮剔透,把姑娘洗得肤如凝脂。

  家乡的气质因依山而建,多了几分厚重。依山而建的村庄,高凹凸低、参差有致。他们常常顺着山势,在这个山坡上挖排窑洞,在另一山脚下盖栋房子,相距比力远松散,远处看去,像山坡上的一幅壁画。

  不像城里的楼房那样稠密得摩肩接踵,把人挤得喘不外气。家乡的长者乡亲勤奋英勇,吃苦耐劳。家乡的气质透着健壮和坚韧。

  家乡的气质因新农村扶植,移民搬家,多了几分肃静严厉。新农村大都在川道地域和平整滩地上,坐北朝南、划一齐截、中规中距、方朴直正、横平竖直的路把农户划成若干收集。

  一样的房顶,一样大的天井,一样宽的围墙,以至连衡宇的颜色,房前屋后的树木都是一样的,新农村的气质落落风雅,把老乡养的气色苍白。

  家乡的气质因隐于林中,多了几分娇媚。树与老乡的缘分积厚流光,林与村庄的关系相依并存。很多村庄环抱在茂密的树林之中,不知先有树林,仍是先有村庄。树林通人道,家乡的人能够与树倾吐懊恼,与树发泄愤激,与树分享愉悦。

  树林有多种用处,既能够遮雨,又能够庇护生态、净化空气、绿化情况。若是从远处看,只见浓重的树林,看不见里面村庄。晚上透过密密枝叶摇摆的灯光,才能看到村庄的轮廓。

  艳阳高照,为树林中的村庄洒下点点碎金;皓月当空,为树林中的村庄洒下点点碎银。树林里的家乡透着一种静谧、温暖和浪漫,还有一丝昏黄和奥秘。

  家乡的气质因天高地阔,多了几分大气。家乡是容纳万物的载体,是纵横奔驰的六合,是博大开放的舞台。不像城里那样无机动车轰鸣的喧闹,车水马龙的拥堵,难以企及的房价。家乡热情好客,开放包涵。

  到了家乡,一切变得简单,不问你的学历,非论你的籍贯,不管你的布景,不计你的春秋,来的都是客。你抵家乡逛逛,它会平易近人地带你到你想去的处所,它会给你宾至如归的感受,他会倾其所有,激昂大方解囊,拿出最好的工具美意款待,它会竭尽全力的为你供给前提和便利。

  到了家乡,你才恍然大白,你从哪里来,要到哪里去。到了家乡你才大白,这是真正的家,是走向糊口的起点和走向成熟的驿站。

  家乡的美,令人神往。家乡的美,美在心里,美得遥远。

  沈明志,陕西府谷人,1955年生。中共党员,1975年加入工作。大学文化。原榆林市委副秘书长。现已退休。

  前往搜狐,查看更多

(编辑:admin)
http://rosieleiz.com/sd/103/